素食为什么被佛教乃至全世界古圣贤和最杰出的科学家选择?

素食概念 2015-02-03 15:50

Hi 陌生人你好!

素食为什么被佛教乃至全世界古圣贤和最杰出的科学家选择?

恳请越来越多的人发心吃素给动物们留生存的机会!全球每年约有5000亿的生命,葬在人类的屠刀下和满足我们口腹之欲口,我们何其残忍啊!

请吃素吧!生命都是平等自由的!让我们新年更加慈悲、绿色、环保、健康。

素食为什么被佛教乃至全世界古圣贤和最杰出的科学家选择?

吃素使人聪明

素食民族聪明还是肉食民族聪明?关于这一点曾有许多争论。其实历史明摆着那呢,自古以来,汉族就是一个素食或被称为半素食的民族,它与周边的那些食肉的氏族部落到底谁聪明,不言而喻。华章典籍、物美民丰,都在诉说着一个民族富有创造性的大脑活跃在天地间。即使在与食肉民族西方列强角力落败的近代,一个西人聪敏还是一个华人聪敏的问题也是自有公论的。

印度因为信奉印度教的原因举国吃素(当然除了穆斯林)印度人是否聪明也是自有公论的。在世界上,智慧之王——数学和哲学都被印度人把持。举世公认,印度人最擅长数学,世界上许多数学大师都是出自印度,以至余习至今,印度成了软件第一国。印度古典哲学超过了古希腊、古埃及,其研究事物的深邃和系统甚至超过了以黑格尔和尼采为代表的日尔曼(德国)哲学,其他国家更是不能望其项背。

素食为什么被佛教乃至全世界古圣贤和最杰出的科学家选择?

东方最有影响的宗教也多发自印度,佛教的智慧和深邃就不用说了,研究和信奉佛教的人,在入门后大都恍然大悟而感慨:太深邃了,太智慧了!确实,有位西方科学家说,越研究越觉得,现代科学不过在证实佛教早在三千年前的发现,更古老的印度教其体系与佛教一样广大而理性。

世界知识界至今最敬仰的古希腊哲学也是素食者缔造,古希腊巨匠苏格拉底、柏拉图、毕达格拉斯全是严格的素食者,圣方济,布鲁克达(古希腊哲学家),爱因斯坦,爱迪生,莎士比亚,托尔斯泰,伏尔泰,萧伯纳,泰戈尔,施伟哲(史怀哲,基督教传教士,医生),达芬奇,牛顿,罗素,圣雄甘地,爱默生(美哲学家),梭罗(美散文作家),诗人雪莱,达尔文,卢梭(法思想家),康德,孙中山,诗人王维,陆游……甚至孔子,孟子,美国故总统林肯、富兰克林也积极提倡素食。

更有许多诺贝尔奖获得者,世界级的体育健将,文艺影艺界明星也是素食的实行者。

以上这些最需要脑力去建造的智慧王国都是素食者所为,真是没什么话可说。

素食为什么被佛教乃至全世界古圣贤和最杰出的科学家选择?

素食者的一个标志就是头脑灵活。嗜肉者的标志是头脑沉钝。中国人曾经因太过灵活了而屡被西人防范。

不少人改为素食之后,发觉自己脑筋灵活了,想象力丰富了,领悟力提高了,思考敏捷了,有些记忆力增加了。总之,脑部的功能明显渐入佳境,比年少年青时状态更美妙。事实上,世界各地自少素食的儿童往往都智能特别高,由此可知,素食增进脑力,该是千真万确的事了。

早在二千多年以前,我们的祖先也有同样的观察和判断!“食肉,勇敢而悍;食谷,智能而巧。”这是《大戴礼记》里的话,白纸黑字,流传了这么多世代。即便是亚圣孟子之言,也不例外:“君子远疱厨”,又说:“君子之于禽兽也,见其生,不忍见其死,闻其声,不忍食其肉”。吕氏春秋也提到,美酒肥肉,烂肠之物,可谓独具慧眼,有言在先。

素食为什么被佛教乃至全世界古圣贤和最杰出的科学家选择?

孙中山把素食的重要性写进《建国大纲》,以色列国国会曾试图以立法确定素食的地位。圣经旧约箴言书早在几千年前就教导人们说:好饮酒的,好吃肉的,不要与他们来往。就是怕人们因口腹之欲驱使而误入歧途,同流合污,难以自拔。

来自美国的最新研究——可怕的肉毒

看了下面的文字后,你不用医生和科学家的研究报告,你就能天然感觉癌是从哪里来的,如果再嗜爱食肉的话,就有点冒死吃河豚的味道了。而且这些材料还是出自在食品检验和预防方面比中国大陆要严格十倍的美国。

素食为什么被佛教乃至全世界古圣贤和最杰出的科学家选择?

“我为什么成了素食者?”一个美国作家这样写道:

当您真正了解肉类是污秽不洁的,又是有传染病的尸首时,您能再面无惧色的狼吞虎咽吗?我不吃任何肉食和任何维他命丸,也健康的活了半辈子。我在美国旅行多次,常在饭馆和别人家中吃饭,弃肉吃素的经过,未曾使我难受,让我慢慢道来吧。

在旅行时,有一天吃肝咬了两三口,觉得味道不对劲,再用刀子一切,真把我吓了一跳,脓包里竟有一窝小虫,早己煮熟了。从那天起,每逢看见肝我就反胃。但是牛肉仍是我所喜爱的,直到一件事震撼了我,我才全然断绝牛肉!事情是这样的,我的邻居从牛群中挑了一只最棒的母牛,供应他自己的牛奶。某天,卫生员来检验,说这只牛有结核病,应予销毁。邻居说他不相信,置之不理,后来,另外的检验员又来检查,报告的情况相同。

我的邻居勉强的把牛送往一个较大的屠场,获得许可,观看切割。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一整叶被结核菌蚀烂了的肺。此事过后不久,我领著班上的学生去远足,路过该屠房,我就问那位作向导的政府验肉员:“请问老兄,如果一头牛害结核病,一叶肺烂坏了,您们怎样处理呢?”“我也请问你,你的苹果上有个烂斑,你怎么办?你还不是把它削掉,然后吃下去吗?”我注意到学生们脸上吃惊的表情。等出了屠场,我问他们削苹果和割牛肉是否相同。“不同,开玩笑!”他们异口同声地否定。他们说:“病肺的血液会周流全身。”于是我又指出另外的不同点:“动物的病菌会寄生在我们的人身上,而苹果的霉菌只会活在果菜上面,再者,它也不会周流循环。就算把苹果的烂疤吃下去,也不致于害病。”这样一来,过去使我讨厌的某些肉食,越发使我讨厌了。

素食为什么被佛教乃至全世界古圣贤和最杰出的科学家选择?

过去我爱吃鸡。但参观附近的一个养鸡场之后,这方面的食欲也没有了。我看到,养鸡人天天巡视鸡房,把病鸡和少下蛋的鸡挑出来,送去市场。那些垂头丧气、屁股潮湿的家伙,都进了加工厂。使我吃惊的是,根本就没有任何检验工作。胃好像告诉我,别再把死鸡送进我的“皮袋”里去了!

某次,同朋友去亚利桑那州某山涧钓鱼,搞不清到底怎么了,所钓到的鱼中,将近二分之一是有肿瘤的,或在内部,或在外部,看了令人倒胃口。查阅有关资料,才从政府报告得知,有些山涧里,鱼癌流行,尤其是鳟鱼。其染病率有的高达百分之九十。

与中国相比,美国的水干净多了,即使如此,美国的鱼类还染上了癌症,那中国的动物呢?可想而知。

现在中国一个北方汉子就着二锅头嚼的猪头肉跟楚汉相争时樊蒯啖的猪腿已大不一样了。现在的动物尸体是内外均沾毒:现代农业广施化肥和农药,动物吃植物,毒素进入动物的体内,人又以动物为食,人便成为有毒物质的最高富集者。没办法,食肉者位于食物链的最高环节。

毋庸讳言,植物上有农药残留,但美国爱德华州立大学的研究结果显示,肉类中的DDT等杀虫剂残留物的含量是植物的13倍,即食肉者身上的农药残留量可能比食素者高出13倍。更何况植物上的农药残留物可以洗涤,动物肉内的农药残留物则无法洗掉。

有一句话说,现在吃大闸蟹和河塘鱼的都是“不怕死”的人。农场主是一群可怕的人,他们成麻袋地往动物饲料和湖溏江河中倾泻化学药品,刺激畜禽鱼虾生长,强迫喂食、注射荷尔蒙、在饲料中加开胃药、抗生素、镇静剂、防腐剂(这类含硝酸盐的肉,喂猫都很危险),根本不顾这些化学物质的致癌作用,这样的肉,食肉者睁眼闭眼地享用了。

还有一种毒,叫肉毒。“肉毒极为害人!”北京人与动物环保科普中心的负责人张吕萍在目睹一次杀动物的场景后再一次呼吁人们警惕。

北京某地狗市。张吕萍形容是一个有铁石心肠的人才能看的血腥地方。屠夫当着其他狗的面,将带锯齿的利器一把扣在某狗脑袋上,令其致昏,吊起来,一刀捅死,立即剥皮。鲜血淋漓的冒着热气的狗肉就挂在群狗面前。张吕萍清楚地看见同是天涯沦落狗从集体狂吠到沉默,狗眼含泪。眼神惊恐、悲伤、哀怨、愤怒、诅咒。“如果它们会说话的话”她说:“它们一定在咒骂屠夫禽兽不如。”

最可怕的是动物被杀时分泌一种毒素,这种毒素对人体非常有害,现代科学研究这是一种有害的肾上腺素物质。同样,注水猪、牛、甲鱼、鸡等被杀时不仅分泌应急毒素,还有体内污水,如此肉食,谈何安全?

癌症、疯牛病、禽流感、口蹄疫、SARS等疾病,在张吕萍看来皆与动物肉毒直接关联。都是动物冥冥之中的某种反抗。

人的臼齿发达,适合磨碎食物,也就是说,适合吃五谷、豆类;而食肉动物,门牙尖锐,犬牙交错,明摆着要用于攫取生命,咬碎肌体。了解了这一点,人们或许明白人类为何会百病丛生了,因为人违背了大自然的意旨,吃了不该吃的东西。

到底谁是食肉民族?

在世界历史上中国和印度好像是两个惟一大范围吃素的国家(当然印度因举国信教的原因吃素比例比中国大得多)但现在中国因为二十世纪始从西方输入“蛋白质概念”,以及其他原因,已经丢弃了素食传统。现代中国在营养理念上一个核心就是“蛋白质迷信”,当然偶尔也提一下碳水化合物、维生素、矿物质等,但脱不了附属的地位。就像我们总提GCP而总是忽略环境、福利、教育、医疗等对人的幸福同样重要的因素一样。

蛋白质在西方已经渐渐是一个回归本位概念,西方严肃的医学机构有无数的试验和研究证实,蛋白质过量毒化人体,而且动物蛋白和植物蛋白在对人体的益害方面有本质区别。但我们大众因深度迷信蛋白质而难以远离肉食。也因蛋白质是西方传来的而认为西方人嗜肉,当然各种文字影像也从另一种角度加深了这种看法。

但许多中国人不知道,西方是现代环保的发源地,西方是宗教的笃信地(基督教虽允许吃肉,但总的理念是食物越简单越好,裹腹即可,决不允许为了享受大吃大喝)。西方人并不是像我们想象的那样都是酒肉动物。笔者多次在欧洲和美国游历,感觉西方人嗜肉这一错误概念应该打破。笔者发现西方人在日常饮食中食肉量比中国大城市要少,西方饮食颇有可取之处,比如蔬菜并不少见,而且是鲜生有营养的那种吃法,菜都是少盐少油的,在油腻腻的程度上根本比不上中餐。即使有肉,也是素素净净的,奶油等调料是随取自放的,很少像中餐那样泡在油里,肉上加油的腻。

以目前在美国等西方发达国家最流行的意大利餐为例,一个典型的程序是这样的,第一道是意大利面条或一点面包和汤,第二道是一个有肉有蔬菜的菜,第三道是点心、冰激凌等,当然间插着酒。相当干脆和素净,哪里比得上我们一个北京的白领在晚上动辄消灭一二百个麻辣小螃蟹,一个守着火锅的西安的市民来不来就消耗八斤羊肉外带十八瓶啤酒那般气派?这种“游牧民族”的吃法绝对要把西方人吓一个跟头的。

中餐是健康的这种说法实际是基于二三十年前“瓜菜代”的基础,那时中国农民一年就吃一两回肉,城市一个人一个月也就半斤肉,那时的中国人多是瘦瘦的,三大疾病:癌症、高血压、糖尿病也相对较少,那时中国人的饮食跟现代中国城市绝对是两回事。因而不能空泛赞扬理想中的中餐而让实际的中餐害人。

现代中国人吃肉量之巨大为世界瞩目,据联合国卫生组织和粮农组织统计,中国肉食消费水平在1988至1998年的十年里,增长了整整一倍,达到了人均46公斤,其增长速度在世界上名列前茅,1998年,中国的肉食消费水平是发展中国家平均值的近两倍,并超过了韩国和日本等高收入的亚洲国家,从而成为亚洲东方饮食习惯的国家中肉食消费水平最高的国家之一。

中国人的食肉量正接近法国、美国、阿根廷和巴西等世界上肉食消耗最大的国家。这里需要注意的是,中国的城乡差距极大,八亿农民实际只能吃到一点肉,这个平均量里的大部份肉都是占全国人口五分之一的大中城市里的市民吃了,如此算来,许多中国人实际比美国人吃得肉更多。因为美国的平均数大致反映了真实情况,他们没有城乡差别一说,很难说城里人比乡下人吃肉更多,而且美国的穷人、黑人、拉美后裔等低收入阶层公认吃肉更多,反而是富人、受高教育者吃更少的肉,更注意锻炼。

有意思的是,中国人的食肉量比日本人多四分之一,中国人的平均寿命却比日本人少四分之一(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中国人平均寿命是六十六岁,日本人平均寿命八十三岁,为全世界最高)。

另一个有意思的数字是,中国人从九十年代中期到二零零二年,伤残和凶杀性犯罪率年增长百分之十,吃肉的增长率也恰是百分之十。真像许多佛教大师无数次强调过的,世上的刀兵劫难总是跟杀生吃肉严格对应,紧密相联的,即“欲知世上刀兵劫,但听夜半屠门声”,暂且不论里面神秘主义的东西,肉食中的激素和荷尔蒙会使人神经趋于暴躁是得到公认的。

美国人有十分之一严格吃素,这个比例比中国至少大十倍。也就是说中国人里只有百分之一或更少的人是严格食素的。而环保主义呼声甚高的欧洲,吃素的比例比美国还高。德国和英国能达到六分之一和八分之一。法国是一个特殊的国家,法国这个曾经的天主教的中心最彻底地抛弃了天主教,注重美食享乐,信教比例在欧洲大国里最少,素食者的比例也最少。但即使如此,其素食者的比例也比中国高得多。

下面这个数字说明虽同是华人却对素食的态度大不同:整个台湾有三千家严格拒绝销售荤食的素食餐馆,弹丸之地香港也有数百家素食饭店。而比香港大许多倍的北京满打满算只有十二三家素食店。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中国大陆上严格拒卖荤食的餐店绝超不过五十家。

在现代中国,你跟一个人说你是素食者,绝对招来目瞪口呆的回应,而在香港、台湾地区,乃至在西方任何一个国家,如果你说你是素食者,大家或者毫不在意,或者是送来欣慰的一瞥,因为你碰见了同样的素食者。

外国人也看准了中国人好肉,在这点上欺国人。麦当劳精心研制的多个素食汉堡包品种从不进中国,只拿死沉沉的大肉饼子唬中国人。必胜客里的素食品种在美国也很多,但在中国,什么都给你放点虾或肉,让中国人觉得值。

多食肉使中国人的体态和性情有很大改变。近年出国同胞越来越多,与同是东亚的日本人、韩国人、越南人混在一起,黄色一片(巴黎街头黄种人差不多占三分之一)很不好区分。但笔者多次出国,已经练出凭直觉一眼分出。

中国人一般虚胖,这是区分中韩日的最好标志。这些人一般也是西装革履,但西装从不穿好,一般是不系扣子地敞怀。这些人很少独行,都是三五成群,对欧洲随处的文化古迹不感兴趣,而是大声谈笑,手上提着大包小包,热衷购物。他们略走几处可能开始琢磨怎么吃,找寻中餐馆,要酒点菜,喧闹划拳。

在西方所见到的日本人一般面目干净,体态适中,衣着得体,态度谦和。他可能无声地从你身边走过,眼睛并不看你,脸上似带微笑。女的更好区分,她们个子不高,腿略短,面目白净,不呆愣盯人,也不无所顾忌地指点讪笑。

惟觉长老:学佛为什么吃素

我们佛法的精神就是慈悲,就是平等,要想达到慈悲、平等的心,第一不杀生,第二要救生,第三就要吃素。我们把这些都做到了,慈悲心就会现前,慈悲心就是佛心。所以吃素看起来很普通,它的意义非常深远。

平等心、慈悲心就是佛,所以佛经里讲“众生欢喜,诸佛欢喜。”“菩萨以慈悲心为根本,因大悲心而发菩提心,因菩提心而成正觉”,所以,什么是大慈悲心?一切众生皆有佛性,每个人都贪生怕死,所有一切动物都有贪生怕死的心,这就是觉性,就是灵心,人人都有,动物也有,基于这个道理,我们不忍心吃它们。

孟子也说,“君子之于禽兽也,见其生,不忍见其死;闻其声,不忍食其肉。是以君子远庖厨也。”我们看到一只动物临死时嚎啕哀叫,心里觉得很悲惨,基于这个慈悲心,不能吃众生的肉,这是第一个原因,完全是基于慈悲心,基于佛性的关系。

第二是基于因果的关系。什么叫因果?一个人有过去、现在、未来三世因果,现在我们吃它们的肉,将来它们也会杀掉我们、吃掉我们。一般人都知道,吃四两就要还半斤,这就是因果的关系,基于这个道理,我们不能吃肉。

第三个原因是一切众生都是我们的亲眷,今生在一起,父母也好,兄弟、师长、同参道友也好,这就是缘,一个是善缘,一个是恶缘,过去结了善缘,今生就合得来,大家互相帮助;如果处得不好,偷盗、诈骗,今生一碰了面就是冤家,就是仇人,这就是因果。

以前有个寒山拾得,大家都知道是文殊菩萨、普贤菩萨的化身。一日寒山大士出来游化人间,看到村落里讨媳妇,大摆酒席办了几百桌,锣鼓吹吹打打的,大家都很高兴。寒山大士一看到,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起来了。旁边的人一看就说,你这个疯子,今天是喜事,你为什么在这里哭哭啼啼的,亲戚朋友们说着就要赶他走。寒山大士讲,我不是疯子,你们才是疯子。在场的人说,我们很正常,你才是疯疯颠颠的,怎么反过来说我们是疯子呢?

寒山大士马上说了一首诗:

六道轮回苦,孙子娶祖母;牛羊为上座,六亲锅内煮。

六道轮回苦,孙子娶祖母。我们看到是新郎、新娘,事实上是孙子娶祖母做太太。现在一般人看不见,没有这个慧眼,没有这个法眼,没有天眼,所以每个人都在颠倒当中,“六道轮回苦,孙子娶祖母。”你看这疯疯颠颠的,是不是颠倒?“牛羊为上座”,现在来的亲戚朋友高朋满座,这是什么呢?这些都是过去杀的牛羊,今生转世为人为上座;“六亲锅内煮”现在煮的鸡肉、鸭肉、牛肉是什么呢?都是过去的六亲眷属。我们想想看,佛、菩萨,有了天眼通,这些事情都看得清清楚楚地,不要吃众生肉,完全是基于慈悲心,基于平等心,所以我们绝对不要吃众生肉。

怎么能完全达到吃素的目的与利益?就是要发心正确。发什么心?我们也不是贪着功德,功德不能说是没有,功德是从什么地方产生出来的?就是从慈悲心长出来的,从平等心长出来的。

我们知道,念佛有功德,诵经也有功德,吃素也有功德,究竟功德在哪个地方呢?这些都靠我们发心。假使我们没有发这个心,没有平等心,也没有慈悲心,吃素只是为自己着想,为自己就是我相,为我就是贪。贪着自己的身体来吃素,虽然可以达到健康,但是心中天天增长愚痴和无明,并没有什么功德。所以我们做任何事情就是要发心正,发心正而吃素,就有无量的功德、无量的福报。

发布者:三摩地
Top 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