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汉子”衰亡录

因果实录 2020-09-16 16:31

Hi 陌生人你好!

“女汉子”衰亡录

这是一个看似奇异却又真实的故事。

 

在大集体时期的湖南省衡山县,有个叫马迹的人民公社。当地有个女社员叫曹莲秀,曹氏一家五口,丈夫姓聂,下有两个男孩,上有年迈且几近失明的公公。曹氏身材高大,人称“女汉子”,她倚仗身强体健,经常欺辱在生产队一同参加集体劳动的其他社员,在家中又常常谩骂公公。

 

一天,她的公公对邻居说:“我儿媳太不孝了,平时总是让我吃不饱饭。有时家里来了客人,会做一些荤菜,我就是摸索着夹到筷子上的肉,也被她抢去了。活在这个世上太苦了,都说善恶有报,我是看不到她的结局了,就请你们代我看吧!”几天后,他悬梁自尽了,邻居和社员们对曹氏的行径多有谴责。

 

过了几年,农村分田到户。曹氏家的经济情况有所好转,准备扩建房屋。平地基时,在一棵老桃树下挖出一窝大小不一、头上红色的蛇,她和家人一起动手,把那些蛇全部打死,然后煮着吃了。

 

2008年,湖南遭遇了长时间的低温天气,这时却有一条大蛇盘在曹莲秀家大厅的神台上,朝人吐着信子。衡山这地方霜降时即已不见蛇的踪影,而当时屋外是冰天雪地,这条蛇是从哪里来的呢?大厅里也是滴水成冰,它是怎么爬上那高高的神台的呢?

 

这违反常情的现象,并未引起不信因果报应、也无慈悲心的曹氏家人的警觉,而是残忍地将这条大蛇打死,然后将其剥皮,美美地煮着吃了。

 

吃蛇肉的当下倒是快意,没想到随后来临的一连串灾难,给她家造成了毁灭性的打击。

 

一次,曹氏的小儿子(小聂)去田边放水,突然听到身后有沙沙的响声,回头一看,草丛中有一条头上长着冠子的大蛇,昂着头在追他。他被吓得大叫一声,连忙跑回家里,从此得了怪病,整天迷迷糊糊地说胡话,有时甚至连自己的父母都不认识。令人惊讶的是,他一餐要吃四五个人的饭量,却浑身无力,问他怎么能吃这么多,会不会觉得胀,他说这些东西是“崽”和“孙”分吃了……

 

小聂的病经中医西药治疗均无效,只好请了一位姓陈的道士为他画符驱邪。不久病情慢慢好转,后来可以参加劳动了,乃至为人打工,一如常人。

 

但好景不长,几个月后,小聂又病倒了。全身的皮肤如蛇鳞一般,奇痒难耐,软绵无力,又失去了劳动能力,只好再次请道士来为他治疗。陈道士临走时告诉他家人“孩子若是再发病就不要找我了,我已经尽全力了!”

 

经过道士的治疗,小聂的病又慢慢地康复了,不仅生活能够自理,偶尔还能上田间劳动。可是到了冬天,病情再次发作,这次的病症更为离奇,整天不言不语、不吃不喝,寒冬腊月穿着单衣瘫坐在地上发呆,家人将他抬到床上,给他盖好被子,他要么把被子踢开,要么蜷缩在被子上,身体冰冷,他却没感觉似的

 

医师们从未见闻过这种病症,无从下手。陈道士又有言在先,不愿再来,就这样,一个十八岁的青年在饥寒交迫中死去。

 

祸不单行的是,不久后曹氏的丈夫老聂又得了癌症,即使花光了家中的积蓄,也没能挽住他的生命。

 

丈夫死后,曹氏只好改嫁到邻村祝家为妻。老祝原本平静的家,因她的到来而陡起波澜,曹氏经常和老祝的母亲吵架,根本不把婆婆当长辈,经常辱骂。婆婆哪是她的对手,只好忍气吞声,暗自落泪。可曹氏仍是一派高高在上的气势。虽然邻居多有议论,但也只敢在背后指指点点。

 

曹氏虽然凶悍蛮横,怎知天有不测风云,一向强健的她竟然得了中风症。经治疗,好不容易保住了生命,但落了个半身不遂,最后连生活也不能自理了。

 

嫁到祝家不到一年,且是半路夫妻,又因平时泼辣,自无多少恩爱,只是一张结婚证勉强维系着关系。夫家将她安置在屋后的一间房子里,吃喝拉撒全在那里,每天要靠婆婆送饭送水,时常听着婆婆的说教而不能回嘴。

 

屋漏偏遭连夜雨,曹氏的大儿子因吸毒贩毒被公安局抓进了牢房,这更使她精神崩溃。病房里恶臭难闻,因平时不积德行善,此时也很少有人去看望,只有苍蝇蚊虫与她为伴,屎尿粘身自己也无法清理,只好每天以泪洗面。

 

后来,这个昔日健妇在万般无奈且无人同情的情况下悲惨地死去了。这正是善恶到头终有报,只分来早与来迟。

 

——此文发表于《慈护》杂志2018年冬季刊 作者 芦苇

Top fenxiang.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