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春

一个人,梦遇吴语水乡的初恋,怀想竹马绕青梅。是谁的相思,跌进春日里,惹哭了江南的天气?雨水时节,细雨潇潇,如牛毛,似针线,将春色从人间唤醒。缠绵的雨丝是春的情人。点点滴滴地跫音踏过青草,掠过山林,叩开大自然的门扉。行走江南,宛如行走在一幅水墨画间,山野村庄淡妆浓抹。山前白鹭飞,流水鳜鱼肥,斜风细雨青箬笠。

在江南,春江水暖鸭先知。寒鸭在池塘小河破冰时便早早下水打蹼嬉戏,一圈荡着一圈漪澜。还有浣纱女们,石板桥下洗涤青衫,纤细的手指最先触摸春天的皮肤。

读柳永的词“园林晴尽春谁主。暖津潜催,幽谷暄和,黄鹂翩翩,乍迁芳树。”让人不经意间便误入江南阡陌。杨柳岸,新芽将发;长堤复短堤,浅草没马蹄。院墙红杏在人们的视野外,悄悄被晚风逗笑了,正当游人蓦然回眸时,已有一片笑靥纷飞零落,瓣瓣如蝶。芳华尽现,可惜只是惊鸿一霎。

春寒,风雨也有一番冷意浸渍诗情。江南是诗人的第二故乡。多少名句绝唱温婉了鱼米之乡的灵气。最先喊醒江南春色的不是花草,也不是蜂蝶,而是文人笔下的诗词歌赋。梅花当仁不让,诗词歌赋中最得宠的报春花,是冬留给春圣洁的礼物,朵朵精致,白的、黄的、红的,把藏匿一冬的绚烂抢在百花之前绽放。暗香浮动,摇曳生辉,恰似一支婉转柔情的歌,将春天的芳艳唱响。

江南的早春,乡村仿佛一夜醒来。解冻的溪水,从山脉汩汩流出,缠绕村落,流淌田野、湖泊。在春姑娘的怀抱里,微风亲吻着大地青草和牛羊。桃花开满山林,粉红一片。孩子们穿梭田垄花间。田野上空,几只纸鸢放飞,有蝴蝶、小蛇、燕子。我站在田埂上漫步,一阵又一阵的欢声笑语,让我揪出了童年的尾巴———想起小时候糊纸鸢的情形。阳春三月天,孰知谁家年少,只看晴空纸鸢多少。

望江南,“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好一幅秀美的风景图。老黄牛在田间拉犁翻土,时而低头啃着青草;山花葳蕤,遍野盛开;农舍屋檐下,燕子衔泥草,筑新巢。

常年住在一楼更比一楼高的都市,灯光充当太阳和月亮,人们的服装便是四季的符号。入云的高厦,不仅锁住了季节的脚步,也淹没了人们心底对时令的感知。

漂泊城市,遥望回首,也只能在山村,在童年,才能看见春天的模样。春色,比城市来得早的是山村,比江北来得早的在江南。

有空啊,就下江南,去乡村,走一走。闭上眼睛,你都可以嗅到扑面的春色,撩人生香。

(来源:网络 作者:汪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