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吃的风景:美味的英国小镇托德莫登

想象一个情节——有机蔬菜不再是陈列在市场上昂贵的商品,而是每天你上班路上可以观赏的景观,你甚至也可以随时连根拔出一棵做出一盘美味,住在这样的小镇上是不是会幸福感爆棚呢?托德莫登是一个英国小镇,他们在居民在所有街道,甚至墓地和警察局门口都种上了蔬菜,并且因此带动了社区、学校和商业的发展。

本文来自英国社区领袖、社会活动家和环境工作者帕姆·沃尔赫斯特 (Pam Warhurst)在TED做的一个演讲。她是托德莫登小镇计划的领导者,促成了当地生产和消费的链结,并给全世界做出了典范,让人们了解如何透过积极参与可以改变社区,改变他们的食物和生活。

TED:How to eat our landscape? (如何食用我们的地貌) 

演讲者:Pam Warhurst

想把生命活得与众不同的愿望,能够在一些不寻常的地方实现。这是我的家乡——托德莫登,这是一个英格兰北部位于利兹和曼彻斯特之间的一个普通城镇,约一万五千人口。这个城镇过去荒草丛生,现在水果、蔬菜、草药四处生长,我们称之为传道式园艺。

铁道角落、车站停车场、健康中心门口、居民住处门口的花园,甚至在警察局门口都有。 我们有“可食用“的运河纤道,我们有发芽中的墓地,土壤相当好。

我们甚至兴起了另一种形式的旅游——叫做“蔬菜旅游”。信不信由你,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在我们的沃土闲逛。

我们要开启一场新的革命。

我们试图回答这个简单的问题,你能找到一种统一的语言,即使跨越时代、收入和文化却仍然能够帮助人们找到一种新的生活方式。看看身边独特的空间,想想别出心裁的、不同交流方式的不同资源。我们能找到这种语言吗?如果可以,我们能复制吗?答案似乎是肯定的,而且这种语言似乎就是食物。

三年半之前,我们在餐桌上突然想到这个点子,没有咨询专家 ,也没有报告,我们制定了相当简单易行的计划就公诸于众了。 我们在托德莫登的一个公共会议上提出这个计划,接下来,我们描绘出主要集中于三个板块的城镇愿景: 社区——我们每天生存的地方;学习板——教育孩子和自我学习的地方;商业区——我们投资和进行商业活动的区域。

现在,我们一起想象下这些区域都被围绕食物的社区行动关联起来,如果我们能让一个社区板块先行动起来,就可以带动学习板块,接而再带动商业板块。这是一场关于食物的秀,我们整装待发、自我调整、重塑社区,而这一切不依赖于任何一纸战略空文。

我们没有要求任何一个人的应允,也没有等着信箱里的支票就开始行动了。最重要的是,我们也没有被他们提及的敏感争论而吓倒 。他们小小行动在未来要面临问题面前毫无意义,因为我们见过微小行动力量,很了不起。

回到公众会议,我们在会议上抛出了我们的提议,两秒钟后,会议室爆棚了。我生命中从没体验过这样的事,而且在每一个城镇的会议室中当我们讲述我们的故事时都是一样的情景。人们已经准备好回应这个关于食物的故事了。他们在骨子里想要他们参与的时候有积极的行动。他们知道这是时候承担个人责任,把善意向彼此和环境中投入。

自从我们三年半前开展会议以来,真是过山车式的跳跃。我们以种子交易开始;然后我们采用了一片在主干道一边的土地(之前基本上是宠物厕所);然后我们把它变成了一片可爱的植物花园。我们用你们刚刚看到的汽车车站停车场边的角落的土地做成了菜畦,让每个人可以分享和采摘植物。我们去了诊所,我们刚刚在托德莫登建设了六百万英镑的医疗中心,已经被有刺的植物包围起来了。我们去的时候说"介意我们把他们拿起来吗? "他们说: "没问题 假设你们计划许可,你们可以在拉丁美洲做,而且把他们翻三倍。" 于是我们成功了。现在水果树、灌木丛、草本和蔬菜在医生诊所处生长茂盛。有很多很多这样的例子,像长在警察局门口和老人们的家里的玉米。这样我们就能种植,他们生长采摘。

但这并不仅仅只是生长,因为我们都是拼图玩具的一部分。把社区里有艺术美感的人们带动起来,在培育的土壤床上做一些极好的设计,进而向人们解释什么生长在这里。因为有相当多的人并没意识到是蔬菜,除非在顶部 一小小的指示牌写明了。于是我们有很多人来设计这样的东西 ”如果是长这样,请勿采摘。但如果是长这样,请随意" 。这是关于分享和善意的投资。

同时,那些不愿意做这些事的人们也许可以下厨,我们季节性摘菜,然后来到大家身边,在街道、俱乐部、教堂或人们生活的地方对大家说: "我们是本地食物拼图的组成部分,我们都是解决方案的一部分"。

我们也很乐意让那些来参观“蔬菜景观”的外地游客采摘蔬菜,这绝对是相当奇妙的体验。我们在想,我们能做什么才能给他们更好的体验? 于是我们创造了绝佳的可食蔬菜路线,这是一条我们设计的可食的花园展览,带领旅客穿过我们城镇,路过我们的咖啡馆和小商店,穿过我们的商场,不仅仅是从商场的来回地。我们希望在改变人们穿行、我们城镇脚步的同时我们也在改变着他们的行为。

第二个板块是学习板块。我们与高校进行合作并成立了一个公司。 我们正利用高校后面空闲土地设计和建设鱼菜共生单元。正如你们看到的,现在我们准备在一个有蜜蜂的果树林里同时培育鱼和蔬菜。一些孩子也在帮我们建设并参与会议。因为社区十分投入和高校的合作,高校也在教授农业课。由于是在教授农业,我们开始思考:我们如何能为那些从未有机会真正培育、但对培育十分感兴趣的孩子提供机会,我们如何给他们更多的经验。

我们得到了当地园艺中心捐赠一块相当潮湿的土地,但是在一种相当惊人的、完全自愿主导的方式下,我们把它变成了 一个市场农艺训练中心。那是聚乙烯制温室和培育的温床,还有那些你需要用你手指去拨土的工作。我想或许在未来我可以干这么一个工作,一些当地学者说 :"商业园艺并不普及,我们可以为你们设计一个商业园艺学课程。" 他们正着手实施,我们准备在今年晚些时候发布,这一切都只是个自愿的实验。

第三个板块是商业。因为如果你走过一片有东西吃的地方,如果你正在学项新的技能,如果你开始对这种季节性生长的植物有兴趣,你可能想要花自己的一部分钱用来支持当地生产者。

但我们只是个社区组织,我们只是志愿者,我们事实上能做什么呢? 于是我们做了些简单的事情,我们募捐,我们得到了些黑板,我们把"不可思议的可食用"写在最上面。我们把它发放给每个当地销售的商人,他们在黑板上写每个礼拜卖出的东西,相当受欢迎。人们围着黑板聚集到一起,销量提升了。

接着,我们和种植者交流。我们说: "我们对这件事情很认真"。 但他们并不怎么相信我们。于是我们想:好吧,我们该做什么? 我知道,如果我们能创造出围绕一个产品的活动,然后向他们展示人们确实对这种产品有很高的忠诚度,也许就能改变他们的看法,让他们明白我们是认真的。

于是我们举行了一个仅仅是自我娱乐的活动,名字叫做"每个鸡蛋都很重要" 。 我们做的是把人们放到我们的鸡蛋图上,是个托德莫登的形象图 。每个人在公园门口向邻居出售超额的鸡蛋,这完全合法。我们以四个开始,现在我们有64个了。结果是 人们纷纷走到商店,要买当地托德莫登鸡蛋,一些农民大幅增加了他们得到的自由放养的鸟的数量。接着他们继续,尽管是相当微小的几步,对当地经济的信心日渐增长,开始以不同的方式体现。我们现在有农民做奶酪,他们大幅增加了稀有品种的猪的数量。 

他们在做着馅饼和一些他们之前从没做过的东西。我们有逐渐增长的贩卖当地食品的市场摊位。在一个当地的学生参加的调研中,49%的城镇里的食品商人说他们的账本底线因我们切实在做的东西而有所增长。我们只是志愿者,它仅仅只是一项实验。

这并不是件复杂的事,它肯定不算明智,不算原始,但它接合起来很具有包容性。这对那些急于把自己分门别类的人来说并不是改革,这是每个人的行动,我们有个箴言:如果你吃东西,我们就是一伙的了, 跨时代, 跨收入,跨文化。

这真的是一项过山车似的刺激体验,但回到我们问的第一个问题,这是可复制吗? 是的,它当然是可复制的。

超过30个的英格兰城镇现在现在都在复制着这令人难以置信的食用板块,。他们正在尝试着让生活过得与众不同。在全球,我们已经建立了这样横跨美洲和日本的社区。美国、日本和新西兰新西兰地震后的人们拜访了我们,想把这样一种当地种植公共的意识带到耶稣教堂的心头上来。

这并不需要很多钱,这并不需要有官僚作风。但这需要你创新性地思考 和你得准备紧缩预算,开始一些以创造支持性的框架为目的的项目。这样社区就比较灵活。

还有一些伟大的想法正完善我们的程序,我们地方当局已经决定让各处 变得可以食用和通过支持如下两件事以实现:

第一,他们打算创建备用土地资产登记册放置于食物银行,这样,社区就能使用他们居住的土地,而且他们将以使用许可证以支持。他们对每个他们的员工说,如果可以的话,帮助社区植物的生长,帮助他们保留自己的空地。

忽然间,我们看见了当地政府切实地行动,我们见证了这种主流的力量。 最后我们创新性地回应了里约对我们的需求。

首先,请不要在公众建筑附近移栽植物,这很浪费空间。

其次,请一定要创造可食用的景观,这样我们的孩子就可以早上走过食物,晚上从食物处归来。在我们的公路上,在我们的公园或者是其他任何地方。鼓励我们的城市规划者把食物区 放到城市的中心地带,而不是归入到没人能看到的安置地的边缘。

另外,鼓励我们的老师认真对待,这并不是一个二等的课堂训练,如果我们想激励未来的农民,那么请让我们在每个学校宣讲,以创造一种围绕环境重要性。当我们把当地食物和土壤的氛围放置于学校文化的核心,就能创造不同的下一代。

这其实是件十分简单的事:通过一个有机的过程,通过对小行动的力量的日益认可,我们开始,最后,再次相信自己,相信我们的能力,相信我们每一个人都将建造一个不同的更友善的未来,而在我的书里,这难以置信。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