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灭绝了的穿山甲,公约能拯救你的命运吗?

网友在2015年晒出自己食用野生穿山甲的图片,一年后,此条微博令穿山甲再次成为热点话题。

穿山甲这个名字听起来并不陌生,每次说到“禁食野生动物”时,总会提及。然而,除此之外,你还了解多少呢?

我们先来看一组数据:

20世纪60年代至2004年,中国境内的穿山甲数量减少了89%到94%;

2007~2016年8月,我国执法部门共查获209起涉及穿山甲的案件,有相当于近9万只穿山甲被非法杀害,走私到中国;

2008年,我国穿山甲数量大致在25100到49450只之间,而每年的需求量高达20万只。

▲Joel Sartore  摄

种群骤减以至难以研究

来自远古的穿山甲,最早的出现时间可以追溯到大约3500万年到5500万年前。令人痛心的是,在漫长的世纪中,自然界适者生存、物竞天择的规则没有消灭它,但是近年来人类的非法捕杀和栖息地破坏,让穿山甲的数量所剩无几,推至灭绝的边缘。

然而,更可悲的是,当我还没来得及了解你,可能即将见不到你。

穿山甲数量大幅下降,1995年中国穿山甲遭遇“商业性灭绝”,野外种群数量之少,甚至支撑不起一个科研队伍了,以至于目前国内鲜少有相关的专科学者。由于研究人员在野外发现的都是旧洞,近年来穿山甲监测报告也难以成文。

▲正在觅食的穿山甲 摄影:Suzi Eszterhas

打洞怎和药用扯上关系?

因为不了解,所以谣言四起。

穿山甲并非真的能“穿山”,它通常会选择一个土质松软湿润、土层厚、地表有机质丰富的山坡上打洞,昼伏夜出。得益于它有利的爪,只有一两天便可打好一个洞,冬季最深洞长可达10米。

由于这一擅长打洞的特性,它被认为可以治疗女子的输卵管阻塞或功能障碍性不孕。从北宋初年,这种小动物的鳞甲就开始被用在妇科治疗上,现代社会上仍有不少人执着地认为,穿山甲的鳞甲有催乳功效,它的肉是大补之物。

▲穿山甲的鳞片

可事实上,鳞甲是由皮肤角质化而来,主要成分是β角蛋白,和猪的脚趾甲没有本质区别,也没科学研究证明穿山甲的鳞片有这些“奇效”。由于人类的误解,每年数万只穿山甲成为刀下亡魂。

一身盔甲却成软肋

穿山甲胆小害羞,却没有主动对抗捕食者的能力。危险来临时,它们蜷缩成一团,全身被鳞甲包裹着,好似一颗坚果。当动物想去咬它时,它会利用肌肉活动起鳞甲,割破敌人的嘴巴。这一身“盔甲”恰是它的软肋。束手就擒般缩在那里,天敌无法下口,却方便了人类大肆捕捉。

▲鳞片是穿山甲的重要防御手段。图片来源:Daily Mail Reporter

不知从何时起,“吃野味”成了一种时尚,成了一件值得“晒炫秀”的事情,口耳相传的不实谣言竟比真相更令人信服。只是替穿山甲感到可悲,每天背着占身体重量20%的鳞甲行走,寄希望于保护自己,谁料竟是加速了灭亡。

在做药和食用的双重压力下,据估计我国每年对穿山甲的需求量高达20万只。而2008年的一项调查显示,我国穿山甲数量大致在25100到49450只之间。

穿山甲生活在丘陵地带的阔叶及针阔混交林地带,食性单一,完全依赖于自然生态环境。一旦栖息地环境遭到破坏,种群数量便急剧下降。我国南方地区人口稠密,频繁的的伐木、修路等活动打碎了穿山甲原有的生存环境。

然而,面对来自人类的威胁,穿山甲并没有自保的能力。

穿山甲何时得救?得问问自己

目前穿山甲主要分布在亚洲的东部、东南部和南部以及非洲大部分地区。全世界现有8种穿山甲,亚洲和非洲各有4种,包含极危的中华穿山甲、马来穿山甲、濒危的菲律宾穿山甲、印度穿山甲,还有濒危的南非穿山甲、大穿山甲、树穿山甲和长尾穿山甲。在森林里,它们以白蚁或蚂蚁为食,有着“剿蚁能手“之称。

1月2日,华盛顿公约(CITES)第17届缔约方大会的决议正式生效。从这一天起,鳞甲目下现生的全部8种穿山甲,都将被提升到附录I当中,完全禁止国际贸易。中国是华盛顿公约缔约国之一,这意味着,除了少数动物园/博物馆的交流外,此后新出现在国内的穿山甲制品,均为走私的赃物。从法律层面上,对穿山甲的非法捕杀进行遏制。

津巴布韦的Tikki Hywood信托基金致力于帮助从偷猎者手中解救下的穿山甲重返野外,这些野保人员像对待孩子一样呵护着穿山甲,散步,喂食,因解救它们而骄傲,连澳洲摄影师Adrian Steirn都因能够拍下他们与穿山甲的点点滴滴而兴奋;

去年10月,中华环境保护基金会发起“拒绝食用穿山甲,让我们奔走相告”保护穿山甲公益跑活动;

国际公益组织野生救援(WildAid)启动了“穿山甲保护项目”,发布了一系列呼吁大众拒绝消费穿山甲制品的公益广告;

▲AngelaBaby:“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

▲周杰伦在公益广告中清楚说明,食用穿山甲对人类并无益处

大自然保护协会TNC为“留住最后的穿山甲”,举办一场主题线上摄影展;

中国绿化基金会发起“搜救濒危的珍稀动物”公益项目,让珍贵的动植物在彻底灭绝之前,找到活下去的机会。

一个国家、一个组织做再多的努力,也是为了让每个人能具备保护穿山甲的意识,而只有当每个个体意识到伤害穿山甲是种错误行为时,才是它得救之时。

搜救濒危的珍稀动物

中国绿化基金会与东喜玛拉雅资源与环境研究所,正在展开碧罗雪山生态环境调查项目。通过社区调查、安装红外相机、实地搜寻动物痕迹等科学方式,完成碧罗雪山核心区域的野生生物监测报告。团队目前发现了33种大型兽类及雉类,其中包含21种国家Ⅰ、Ⅱ级保护动物。总共走访了35个村寨,在碧罗雪山第一、二片区安装了298台红外相机,回收了66614个照片及视频。

长按识别二维码

了解碧罗雪山的濒危珍稀动物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