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手机上看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首页 -> 灵感美图 -> 自然风光

美到窒息!离天最近的野花正怒放

自然风光
    时间:2017-06-28

冰雪深处,石粒之间,极寒的气候挡不住她盛放的灿烂,绿绒蒿,喜马拉雅地区众多高山植物的明星物种,被欧洲人称为“喜马拉雅的蓝罂粟”,它花型硕大,色彩艳丽、姿态优美,一株为世界所沉醉的花朵!

美到窒息!离天最近的野花正怒放

▲秀丽绿绒蒿 摄影/彭建生

在离天最近的喜马拉雅山脉上

冰封雪飘,狂风吹过洁白的雪山

这里人迹罕至,连飞鸟也望而却步

但冰雪深处,一株株娇艳纯净的花朵

傲然倔强的开着

它是“喜马拉雅的蓝罂粟”

它是离天最近的花

绿绒蒿

美到窒息!离天最近的野花正怒放

▲藿香叶绿绒蒿 摄影/余天一

绿绒蒿是罂粟科绿绒蒿属植物的统称,它花型硕大、色彩艳丽、姿态优美。从海拔3000米的高山灌丛草甸到5500米的高山流石滩地带都可以看到它们艳丽的身影。

全世界有79种绿绒蒿属植物,约80%的种类在中国境内。主要分布于四川西部、云南西北部、西藏东南部以及青海和甘肃南部。

美到窒息!离天最近的野花正怒放

▲藿香叶绿绒蒿 摄影/余天一

与罂粟花类似,绿绒蒿的花瓣如蝉翼般轻薄。无论是黄、蓝、红、紫、粉、白都有着一种典型的高原亮丽色彩。

更为特别的是,在高原浓烈的阳光照射下,绿绒蒿的花儿会呈现出令人炫目的绸缎般的光泽,在世界各种野花中都十分少见。

美到窒息!离天最近的野花正怒放

▲川西绿绒蒿 摄影/彭建生

“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在幅员辽阔的中国,春天不仅自南向北推进,也从低海拔向高海拔逐步登高。当农历的四月平原花谢之际,却正是山花怒放之时。

在青藏高原一带,花季不是春天。而是一年中气温最高的夏季,绿绒蒿就是在6月开始绽放的。

美到窒息!离天最近的野花正怒放

▲红花绿绒蒿 摄影/彭建生

花儿是植物生命体上独特的部分,给人美丽又娇弱的感觉。绿绒蒿却在许多植物都不能生存的地方,迎风傲雪,绽放美丽。

在这个高寒地带,许多植物植株低矮,有的呈垫覆状生长,花也开得很“经济”、很小,但绿绒蒿有着高矮不一的花茎,最高的竟可达2.5米,兀立于百花丛中,高擎着硕大而艳丽的花朵。这又是一种强烈的对比,一种反差带来的美感。

美到窒息!离天最近的野花正怒放

▲巴朗绿绒蒿的变种 摄影/郑东黎

对那些走在高度缺氧、寒冷寂寥的高原上的人来说,绿绒蒿的出现,是一种慰藉,一种奖赏,也像一场渴望中的恋爱。

绿绒蒿虽然被很多国人陌生,却被欧洲人推崇为“世界名花”。从欧洲人第一次在喜马拉雅地区发现绿绒蒿以来,这种高原野花对欧洲人就有着一种魔力和诱惑。

美到窒息!离天最近的野花正怒放

▲被冰封冻的川西绿绒蒿不畏严寒,彰显高山植物的顽强生命力。摄影/郑东黎

苏格兰植物学家乔治•泰勒曾经这样有这样描述红花绿绒蒿:

“ 没有哪一种植物能够像它这样享有最高、最奢华的名号。凡是能一睹其自然风采的人,看见它用斑斓的色彩装饰着四周的小灌丛时,都会歌颂它们一番。所有初次邂逅这种花的人都会因它而发狂。”

美到窒息!离天最近的野花正怒放

▲种植在英国爱丁堡皇家植物园里的绿绒蒿杂交种,藿香叶是其亲本之一。摄影/杨福生

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在对中国西部野生动植物发现狂热中,绿绒蒿和其他野生高山花卉一起成为“植物猎人”的追逐目标。他们发现、命名、采集标本,将种子带回在欧洲的园林中种植。

美到窒息!离天最近的野花正怒放

▲图中标注了5个最佳绿绒蒿观花点,想要寻花的“绿粉”还可参考《中国绿绒蒿档案》

绿绒蒿的花儿不只有独特的美,还有着梦幻、神秘、浪漫的气质,这让它们令人着迷。“植物猎人”威尔逊把绿绒蒿比作自己的“植物情侣”,也有人赞绿绒蒿为“东方的女神”。

美到窒息!离天最近的野花正怒放

▲全缘叶绿绒蒿 摄影/周小林

现在,正是绿绒蒿怒放的时候

在离天最近的地方,在纯净的茫茫雪原里

如果有机会一寻“美人”芳踪,

想想就让人感到幸福!

本文摘选自:《森林与人类》杂志绿绒蒿专辑

美到窒息!离天最近的野花正怒放
  

发表评论

验证码: